像大部分的风,发生在有树的地方一样,

大部分的世界,以我们自己为中心。

我以为,我可以忘记你

已经那么努力了

但还是会在别人提起你的名字的时候突然一顿


但我不过 是人非梦
总有些真笑
亦有真痛


评论

© I can see | Powered by LOFTER